马斯克:是的我们是有孩子还不止一个

据《商业内幕》周三获得的法庭文件显示,马斯克和孩子的母亲希冯·齐里斯(Shivon Zilis)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更改双胞胎的名字,以便“继承父姓,并将母亲的姓作为中间名的一部分”。

这对双胞胎于去年出生,生母希冯是马斯克旗下一家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的高管,这家公司目前正在开发植入大脑的计算机芯片。

希冯毕业于耶鲁大学,继IBM和Bloomberg Beta等公司的职业经历后,于2017年加入了特斯拉,担任项目总监。

有传闻称,马斯克完成Twitter的收购后,希冯将被列入运营者的候选人名单。

在双胞胎出生前三个月,希冯在马斯克同有房产的得州奥斯汀地区购入一套价值预估超过400万美元的豪宅。

更无缝衔接的是,这对双胞胎出生几周后,马斯克和他当时的歌手女友格兰姆斯(Grimes)通过生下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

刚刚度过51岁生日的马斯克,曾在推特上称:很多人觉得“一个人越富有,他的孩子就越少”,但我是一个罕见的例外。

2000年,马斯克和加拿大作家贾斯汀·威尔逊结婚,次年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儿子内华达·亚历山大·马斯克。

后者于今年4月宣布和马斯克断绝关系,不仅改性别为女,还给自己改姓名为薇薇安·詹娜·威尔逊。

2006年1月,这对夫妇通过试管受精又迎来了三胞胎儿子,分别是凯、萨克森和达米安·马斯克。

至此,虽然一个夭折,一个公开断绝关系选择变性,马斯克已经共计有过6个孩子。

后者在2020年5月生下他们的孩子X AE A-XII Musk(没错,这是一个名字)。

之后两人虽传分居,又通过生下了Exa Dark Sideræl Musk。继X后,这个孩子也被称为Y。

Exa指计算机术语Exaflops的简称;Dark代表未知;Sideræl 意为恒星,也是在向《魔戒》中的精灵女王致敬。

如今加上最新曝光的和女高管的双胞胎,据公开统计,马斯克的后代现存9人。X被认为是最受宠的那个孩子。

最初,年轻时代的马斯克在失去与第一任妻子贾斯汀共同抚育的长子之后,选择立刻通过科技手段生下双胞胎、三胞胎。

马斯克曾明确向妻子表示过,不想谈及长子之死。贾斯汀曾在相当时间内无法理解马斯克的冷漠,认为他无法理解她的丧子悲痛。

多年以后,贾斯汀把马斯克痛失长子之后的一系列反应,归因于他童年遭遇而形成的防御心理。

马斯克本人也曾对此事发表过看法:“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讨论这种极度伤心的话题,这对未来没有任何好处。如果你有了其他孩子和责任,那就不应该再沉浸在悲痛里。”

迎娶第二任妻子——英国女演员妲露拉·莱莉时,马斯克送给她的三枚订婚戒指中的其中一枚是马斯克自己设计的。

那是一枚由10颗蓝宝石环绕着大钻石组成的戒指,意味着他曾打算和莱莉一起生10个孩子。然而两人分分合合,却一直没有生儿育女。

2021年12月,《华尔街日报》CEO理事会峰会上,马斯克在谈到他的特斯拉机器人指出,这种人形机器人可能取代人类劳动。

至于原因,他表示“没有足够的人,我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人口不够用!”他说。

马斯克和动画片《瘪四与大头蛋》(Beavis and Butt-head)的制作人曾坐在一起讨论过他独特的生育观。

马斯克看来:“根据达尔文进化论,如果不能适者生存,那么很明显,这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聪明人和笨人的数量应该达到平衡。

但如果每一代聪明人生的孩子越来越少,那可能也不是好事。欧洲、日本、俄罗斯和中国都将面临人口问题。富裕人群、受教育水平高的人群和无宗教信仰的人群普遍显示出较低的生育率。

我并不是说,只有聪明的人才应该生孩子,而是聪明的人也应该生孩子,他们至少应该维持人口更新率。”

“尼克·卡农,安东尼奥·克罗马蒂和埃隆·马斯克在接下来的30年里都在出席家长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