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放下莫吉托也看看玛格丽特吧

这两天大家是不是被周杰伦刷屏了啊,很多号都掏出了显微镜来研究他新歌的MV和歌词,也不差我这一个吧 。其实所长这篇文章早就写好了只是没发,但是既然这样……

在鸡尾酒界,玛格丽特(Margrita)绝对属于吸引人眼球的那一挂,首先杯口的一圈晶莹的盐边就打赢了其他看着“平平无奇”的鸡尾酒。

事实也是如此,它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广受欢迎。根据度假酒店玛格丽特村(Margritaville)网站的统计,全美国每一小时就有185000杯玛格丽特酒售出;根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的一项调查显示,玛格丽特酒占所有混合饮料销售的18%。而在我国,玛格丽特也几乎成为了酒吧标配。

在潮湿闷热的夏天,可以给自己调一杯快手玛格丽特酒,其中的龙舌兰酒(也叫作特基拉酒)辛辣刺激,橙味力娇酒(也叫利口酒)甘甜芬芳,新鲜的青柠爽口清新,在一小撮盐巴的刺激和冰块的调和下,所有味道融合碰撞,变成夏日里一抹劲爽的消暑利器。

相传在1949年的全美鸡尾酒大会上,洛杉矶调酒师让·杜拉斯为纪念在墨西哥意外身亡的女友,以她的名字发表了一款鸡尾酒。墨西哥的国酒正是玛格丽特的基酒龙舌兰酒。此外,配料中所用的青柠檬代表失去爱人的酸楚,盐巴则喻义伤心的泪水。从此以后,玛格丽特酒也多了一个“爱人的眼泪”的酒语。

正如《醉酒的植物学家》作者艾米·斯图尔特说道:“饮酒的历史里充满了传说,讹传,野史和明显的谎言……”心碎小伙为爱调酒的故事恐怕只是一个广告包装后的产物。玛格丽特酒的起源至今没有定论,而酒吧小伙殒命的女友,也并不是与唯一与玛格丽特酒起源挂钩的女性。

在美国较为流行的一种说法中,玛格丽特酒是纽约的墨西哥餐馆老板卡洛斯·埃雷拉在1938年为齐格飞女郎马乔里·金特调的。

还有一种说法,1936年,墨西哥新娘“玛格丽特”即将成婚,她的小叔子丹尼·内格雷特是一名酒保,为了庆贺,丹尼以自己未来嫂子的名字献上了一款调酒作为新婚礼物。

故事虽然美好,但只要稍加研究就会发现,无论是为了纪念过世女友还是祝酒未来嫂子,这些谣言都不大可靠,因为玛格丽特酒早在上世纪30年代末年代就已经风靡北美了。

早在1937年,作者塔林就出版过一本名为《咖啡店皇牌鸡尾酒》的书,其中提到了一种叫斗牛士(Picador)的鸡尾酒,它所用到的主要食材和配比都和后来的“玛格丽特酒”如出一辙。

到了20世纪40、50年代,关于玛格丽特酒的新闻报道已经不难见到,而玛格丽特基酒的龙舌兰酒厂家更是借机大打广告。

而鸡尾酒研究学家大卫·翁德里奇认为,玛格丽特酒极有可能是由一款叫雏菊(Daisy)的墨西哥鸡尾酒演变而来的,在西班牙语中“玛格丽特”就是雏菊的意思。

“雏菊”常常含有龙舌兰酒、橙味利口酒、青柠汁和少量苏打水,而这些恰好也是调制经典款玛格丽特酒的原料。早在上世纪30、40年代,使用琴酒或者威士忌为基酒的“雏菊”就很受欢迎,一些在美墨边境往返的游客常会来上一杯“龙舌兰雏菊”,这也就是后来玛格丽特酒的雏形。

早期,龙舌兰酒的酿造工艺不成熟,为了掩盖它粗劣呛人的酒精味,人们会先舔一舔虎口间放置的粗盐,灌下一口龙舌兰酒,再咬一口切瓣的青柠。一时间,酒劲儿、盐巴和果香碰撞,辣、咸、酸互相融合,给劳动了一天了的人们投下一枚醒脑炸弹。而到了玛格丽特这里,直接舔虎口多少有点不够优雅,就演变成用湿润的杯口在盐里蘸一下,形成一圈独特的盐边。

可口的玛格丽特酒一经推出就广受好评,但它真正的成为风靡全球的鸡尾酒,还有赖于搅拌机和制冰机的发明。

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搅拌机成为了厨房标配。人们喜欢把朗姆酒、冷冻草莓、糖、酸橙等食物一起搅拌成冰凉、粘稠、可口的酒精泥,俗称冷冻戴基里酒(Frozen daiquiri),这很有可能启发了当今大量的冷冻鸡尾酒做法。

一杯冷冻草莓代基里酒丨wikipedia / Raimonsocial

比如把玛格丽特“进化”为冷冻玛格丽特(也叫冰霜玛格丽特),只要把制作玛格丽特的原材料和冰块一起倒入搅拌机就好了。

如果你不喜欢冰沙的口感,也可以点一杯“Margrita on the rocks”,指的就是传统玛格丽特酒加冰块啦~

人们为了更容易地制作冷冻玛格丽特,绞尽脑汁,甚至发明了冷冻玛格丽特制造机——用冰淇淋机改造而成。机器的诞生,让玛格丽特酒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推广。

在美国的国家历史博物馆中,陈列着冷冻玛格丽特酒机原型丨americanhistory

这种造型独特的高脚杯可以说是专门为了玛格丽特酒而生的。一方面,它高脚杯的长杯柄将手的温度与酒隔绝了开来,更有助于保持玛格丽特冰冻的口感;另一方面,敞开的杯口便于闻香和挂盐霜。

在同样名为玛格丽特村的美国知名度假酒店的大堂里,经营者们为了更好地结合主题,用玛格丽特杯取代了水晶,镶成了一座特殊的水晶灯,把对玛格丽特酒的喜爱发挥到了极致。

随着玛格丽特的风靡,这款酒出现了无数个变体。“成千上万”用在玛格丽特变体身上,真是一点儿也不夸张。

从柯克兰(kirkland)便宜大碗的灌装酒,到纽约天台酒吧一杯1200美刀的天价标码,从将盐巴替换成糖霜的家庭做法,到把利口酒换成清酒的创意调酒,玛格丽特几乎可以实现你对鸡尾酒的所有想象。

美墨边境的城市圣安东尼奥的一家寿司店里,一款用黄瓜和清酒调制的玛格丽特丨作者供图

早期的玛格丽特酒配方中对于橙味力娇酒的使用比较宽泛,但现在一般默认会用君度牌利口酒来强调果味的芬芳,君度的酿造工艺复杂,口感醇厚,酒香柔滑细腻。

当然,如果你想追求一些颜色上的变化,还可以替换成蓝色橙味酒或糖浆(比如达芬奇蓝柑糖浆),就可以得到一杯蓝色玛格丽特,这也是玛格丽特酒最著名的变体。捧上一杯蓝色玛格丽特,坐在日落的阳台上,听一首Mariachi,任思绪飘去远方的阳光沙滩上度假,不失为下班后放松的一种选择。

而在玛格丽特的起源地墨西哥,它也常被加入芒果,做成热情奔放的橙色。为了凸显当地特色,新派的墨西哥式玛格丽特杯口沾的不是盐巴,而是辣椒干,再配上紫色的兰花,一时橙、红、紫、白,色彩缤纷,尽显墨西哥人奔放的热情。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要做一杯新中式玛格丽特,大概是要把杯口洒满八角和花椒碎了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