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大幕刚落《1791莫扎特的最后一年》拨开之死的历史迷雾

本月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连演24场的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在沪掀起一股观演热潮。剧中,莫扎特与“死敌”萨列里的纠葛贯穿整剧,戏外,扮演莫扎特和萨列里的两位原始班底演员都赢得观众热烈追捧。剧中演绎的莫扎特与萨列里“相爱相杀”的剧情到底是否为真?历史上的莫扎特度过了怎样传奇而短暂的一生?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的《1791,莫扎特的最后一年》或许可以解开这一谜团。

莫扎特作为西方音乐史上最令人瞩目的天才型艺术家,他短暂的35岁生命充满戏剧性。在他去世后,关于其死亡真相的各种流言纷纷扰扰。《1791,莫扎特的最后一年》作者霍华德·钱德勒·罗宾斯·兰登是美国著名音乐学家、新闻记者、历史学家和媒体人,出版过《莫扎特与共济会》《莫扎特与维也纳》《莫扎特:黄金时代》等五本有关莫扎特的书籍,这些著作以大量一手资料为支撑,客观而清晰地描绘出莫扎特的音乐人生。《1791,莫扎特的最后一年》中的一手资料里包括大量书信、日记、账单、节目单、医学报告等,不仅讲述了莫扎特在世最后一年的行程与创作,也涉及他的妻子和家庭情况,更有“《魔笛》与共济会”、“《安魂曲》与萨列里”等重要音乐史事件的真相揭露。

莫扎特中毒说是否为线年的最后一个月被罗宾斯·兰登称为“音乐史上最大的悲剧”——35岁的莫扎特英年早逝。这次事件被各种谜团和阴谋论包围,如中毒论和对性丑闻的指控。其中影响最广的便是关于毒药的流言。最早可以追溯到1791年12月31日,当天柏林的一份报纸报道:莫扎特——去世了。他离开布拉格时已经身体虚弱,据报他患上了浮肿病,之后他在维也纳去世了。因为他的遗体肿胀不堪,人们甚至认为他是被毒死的……

莫扎特的儿子卡尔·托马斯最早发现了父亲遗体不正常的肿胀情况。他模糊地提到了毒药的可能性,随着时间流逝,毒药的流言被人遗忘了。直到19世纪20年代,一个富于戏剧性的事件重新渲染了这个毒药阴谋,让其再次被世人所关注,很多年后,它成了彼得·谢弗经典剧作《莫扎特传》的素材基础,在这部剧中,主角不再是莫扎特,而是萨列里。

莫扎特与萨列里这对生死对手到底关系如何?罗宾斯·兰登记述,当莫扎特在1781年搬到维也纳时,萨列里已经是宫廷乐正,与还需要在维也纳拓展歌剧事业的莫扎特不同,萨列里当时已经成为宫廷的知名宠儿,尤其受到约瑟夫二世皇帝喜爱,因此也深受以贵族为主的歌剧院观众支持。1784 年上演的法语歌剧《达那伊得斯姐妹》一开始是由格鲁克和作为学生的萨列里共同创作,但后来由萨列里主创,在巴黎引起轰动。《达那伊得斯姐妹》可以说是萨列里的巅峰之作,但他平素的创作水准难以与莫扎特相比。仅仅一代人过后,萨列里就已湮没无名,但在1781年至1791年这十年里,萨列里和他的作品占据了维也纳歌剧舞台的重要部分。在事业上非常成功的萨列里,对莫扎特极度的妒意也确实存在,在当时就有很多资料可供佐证。

1823年10月,贝多芬的学生伊格纳兹·莫谢雷斯想在维也纳探访晚年的萨列里,当时他已被转送到市外阿尔斯河城郊的总医院。萨列里当时不仅年迈,而且病重。莫谢雷斯如此记录:这样的重逢令人悲哀。他的外貌令我震惊,也只能以几不成句的语言讲述他行将就木的现实。但在最后他说:“虽然我命不久矣,但我以我的名誉作保,那些荒唐的流言并不真实。你知道我被指控毒死了莫扎特,但不是这样,这只是恶意,纯粹的恶意。亲爱的莫谢雷斯,告诉外面的世界,马上就要死去的老萨列里,这么告诉你。”此后不久,1823年11月,萨列里自杀未遂。

贝多芬一直十分关注这一事件,他的书记助理辛德勒有过这样的记录:“萨列里又处于糟糕的境地了,他已经差不多完了。他开始妄想他给了莫扎特毒药,要为莫扎特的死负责任。这是真的——因为他想要为此忏悔……”在另一则稍早的记录中,一位名字是约翰·希克的维也纳记者写道:“我愿意以押100 赔1的赌注来赌萨列里的陈述是真的。莫扎特的死状可以证明那个陈述。”

贝多芬对于莫扎特之死一直耿耿于怀。1824年初,辛德勒记录道:大师,您看来又陷入了某种阴暗的情绪——怎么了?这些天你的好心情去哪里了?不要把这些事情太放在心上,伟人的命运大多如此!能够为他(莫扎特)去世时的情况作证的人还有不少仍然在世,能够说明是否存在那些(毒药的)症状。但是他(萨列里)不管怎样,都以他的恶意深深地伤害了莫扎特,比起莫扎特对他的损害要严重得多。

海顿的意大利传记作者朱塞佩·卡潘尼则是萨列里的辩护者。1824年9月,他在一份意大利期刊上刊登了一封长信提到:莫扎特被人下毒了?是真的吗?有何证据?不必问,没有证据,而且也不可能找到任何证据。因为莫扎特染上的是一种传染性的风湿热,不仅夺去了他的生命,也害死了那段日子所有染上这种病的人。作为证据,卡潘尼找到了宫廷议员爱德华·文森特·古登纳·冯·洛布斯,他曾作为医生在莫扎特病重去世时协助咨询。卡潘尼从他那里获得了一封信,信中否认了任何中毒的迹象。

在《1791,莫扎特的最后一年》中,罗宾斯·兰登对此所下的结论是,在“莫扎特的最后一年”这部悲剧中,萨列里不是主角,但这个意大利人在莫扎特的最后十年里一直是其身边的一根毒刺,他无穷无尽的阴谋诡计使得莫扎特的歌剧事业遭到了不必要的悲惨待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