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OPEC秘书长巴尔金多意外离世“清泉能源”要说两句!

OPEC秘书长巴尔金多意外离世,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辞职,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意外遭枪击不治……在乌克兰危机导致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和国际秩序加速演进的情况下,上述几桩事件让我等吃瓜群众们一脸懵逼,真的是一波又一波、一桩接一桩啊……

其实,正在或即将上演的大事还有: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这对“兄弟”又开始闹掰了,俄罗斯直接停掉了哈萨克最大的原油外输出口管道;乌兹别克斯坦这个中亚“稳定器”也出现情况了,爆发了近十年来规模最大的骚乱,上一次乌兹别克斯坦出事还是2016年该国老总统卡里莫夫意外离世;拜登总统即将访问沙特,不知道一旁的伊朗还会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中东局势下步向何方演进……

“乱花渐欲迷人眼”。“清泉能源”力单体薄,小口小众。还是眼睛向内,说说OPEC秘书长·巴尔金多(Mohammad Sanusi Barkindo)阁下意外离世这件事。

巴尔金多是在7月5日返回其祖国尼日利亚参加该国石油天然气大会之际,7月5日当晚意外离世的。对于巴尔金多的离世,外界进行了充分报道,毕竟,在全球能源地缘政治冲突“拔剑弩张”的敏感时点,在美国数次要求OPEC国家(主要是沙特、阿联酋等国)增产而不得的情况下,巴尔金多的意外去世着实让人“遐想无限”。

于是乎,国内的一些自媒体平台不嫌事大,发出了一篇又一篇的“雄文”,什么“一代石油传奇暴毙”,什么“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突然去世,之前始终不答应美欧超量增产石油”,什么“美国毒杀石油输出高组织秘书长巴尔金多”……“阴谋论”一时喧嚣尘上,而且居然众口一词。说是美国搞的,为了打破“沙俄”联手,为了压低油价,云云。

亲们,请告诉我,你在哪里见过一个“秘书长”头衔的人是某个巨大实权组织的真正话事人?国际组织“秘书长”的头衔听上去迷人,实际上就是某个领域在国家间的协调人、联系人。不要说OPEC秘书长,关键时候,联合国秘书长在某些国家、特别是大国眼里,也就是一条“小鱼”。前一阵子,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为协调乌克兰危机去了趟俄罗斯,你看看普京对他那态度!脸拉得长长的,桌子隔得远远的,啥也没谈成,古特雷斯尴尬地离开了。

亲们,请记住,OPEC的灵魂和幕后主导者,永远是沙特。多听听国王、王储说啥,比OPEC的声明和秘书长本人的话语权威很多。再不济,还可以听听沙特石油部长和沙特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总裁怎么说,他们的话也很有分量。如果你认为沙俄联盟是尼日利亚人巴尔金多的推手,你就真想多了。要知道,OPEC在1960年成立的时候,主要推手是沙特和委内瑞拉两国的石油部长,现在,委内瑞拉式微了,沙特成了OPEC的主导者。至于沙俄联盟,那是2016年12月,以沙特为代表的OPEC和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OPEC产油国,为了抑制跌跌不休的油价,而在维也纳达成的一种临时性协议(维也纳联盟)。换句话说,如果有沙俄联盟,那么这种“联盟”六年前就存在了,而不是现在。

亲们,退一万步讲,巴尔金多先生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了(他的接任者已经找好,来自科威特)。你觉得美国CIA就那么闲吗?咱们国人不信教,但总爱信有一双无形大手在操控所有,总是被“阴谋论”弄得神魂颠倒。无形的大手确实有,但并不是某个神秘组织或美帝,而是一些我们尚未认识到或不愿意承认的政治经济规律。与其被“阴谋论”耍得头头转,还不如冷静观察各种事件背后的一些规律性认知。

好了,对“阴谋论”就说到这里。下面还是谈谈巴尔金多这位令人尊敬的OPEC秘书长。作为石油人,清泉认为巴尔金多的意外离世是全球能源界的巨大损失。

巴尔金多先生为尼日利亚籍,长期任职于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2006年曾任欧佩克代理秘书长,2016年8月担任欧佩克秘书长。当地时间7月5日晚间突然去世,终年63岁。

跟巴尔金多先生近距离接触过几次。一是在某国家部委的会议室,我方代表与巴尔金多进行了会谈,中方专家分析了中国油气市场的发展动向,巴尔金多先生简要阐述了OPEC对全球油气2040年发展愿景。当时的背景是欧洲国家纷纷宣布到2030年前后退出使用燃油汽车,OPEC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担心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天然气进口市场,也过早地退出燃油车领域,于是,巴尔金多觉得要亲自跑趟中国……具体讲得什么忘了,但巴尔金多有句话一直让清泉记到现在:“目前全球仍有10亿人口没有用上煤、石油、天然气和电力等现代能源……”。言下之意,宣称退出石油为时尚早,“能源贫困”仍是重大的问题。另外几次,是在参加每年一度的剑桥能源周(CERAweek)会议期间,巴尔金多先生是每次必到场,利用剑桥能源周这个能源界“达沃斯论坛”,阐述OPEC的主张。

其实,巴尔金多先生多虑了。看看当下,政客们和雄心不减的大国领导人把这个世界搅得一团糟,连欧洲这样的能源转型急先锋、优等生,也不得不重启煤电项目了……

曾担任行业知名杂志《国际石油经济》主编的褚晨耕先生告诉我,有一年的“国际能源高峰论坛”上,《国际石油经济》杂志对巴尔金多阁下进了专访。“我们当面邀请他担任杂志名誉顾问,他欣然答应,《国际石油经济》杂志名誉顾问也许是巴尔金多阁下在中囯担任过唯一名誉职务,他是卓越外交家,风度翩翩,平易近人,十分谦和,对华友好,向他致以崇高敬意,”,老褚深情地回忆道。

巴尔金多是尼日利亚人民的儿子,尼日利亚以他为荣。本来,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退休之际,回到故乡,为祖国盛大的石油天然气国际大会站个台、发个言,太正常不过,背后是浓浓的人情味和温馨的氛围。然而,天不遂人意,使得这趟行程充满了悲伤。

顺便说一句,巴尔金多本人“心宽体胖”,超重型的身体、心脏负荷过大,也许是其意外离世的诱因。纯属瞎猜哈。

文章的末尾,让我们来一起感受一下巴尔金多阁下在7月5日尼日利亚国际石油天然气大会上的深情演讲中的部分内容:

1986年,当我第一次成为尼日利亚的OPEC代表时,我几乎不知道30年后我会成为其秘书长。我将永远感谢穆罕穆杜·布哈里总统派我到欧佩克担任第28任秘书长。在我任职期间,能得到他的全力支持、建议和指导,我感到很欣慰,在此期间,我从他的智慧之泉和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知识宝库中汲取灵感。·布哈里是世界上唯一一位担任石油部长和本组织代表团团长的现任总统。

担任两届欧佩克秘书长是一生的荣幸。在过去的六年里,我们见证了充满挑战和历史性的时刻,这一次又一次地强调了合作和团队合作的重要性。看到非洲产油国在全球能源舞台上变得更加突出,这也令人感到自豪,不仅在欧佩克,而且通过“天然气出口国论坛”(Gas Exporting Countries Forum)和“国际能源论坛”(International Energy Forum)等组织,我们与这些组织有许多共同的成员. 与我在维也纳秘书处的非常能干的同事、我们的成员国以及《合作宣言》框架中的那些人一起,我们翻开了历史性的一页,并在过去六年中为我们的行业书写了几个辉煌的篇章。

本月底,我将把秘书长的接力棒交给我的兄弟和朋友科威特国的海瑟姆·阿尔盖斯。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石业资深人士,也是一位精明的外交官,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欧佩克。随着我们进入新的篇章,我们可以欣慰的是,欧佩克及其成员国将继续致力于该组织章程的核心原则:支持稳定和安全的能源未来,造福于生产者、消费者和全球经济。对于欧佩克、尼日利亚和这个伟大的行业来说,最好的还没有到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