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接任联合国秘书长可能性有多大?

12月8日,朔尔茨正式接任德国新总理。这也意味着在总理位置上干了16年的默克尔,结束执政生涯。

朔尔茨就任总理后首次谈到世界格局时表示,世界将不再是两极,将出现许多强国,“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仅有美国和 俄罗斯,还有中国和其他一些亚洲国家,如韩国、日本、印度及一些强大的新兴国家”,这促使这个多极世界在多边框架内合作” 。朔尔茨表态,被认为德国将沿袭默克尔的对华方针,愿意继续“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

不过现在的德国政权内阁,是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 三党联合组建。朔尔茨上台后,出于政权稳定,从现在到未来一段时间内,德国对外政策不可能出现大的改变。特别是德国与中国、俄罗斯、美国等主要国家关系,更不可能突生“变故”。

今天要聊的,不是朔尔茨上任后德国对外关系走向,而是离任后的默克尔未来打算。

默克尔卸任仅24小时,默克尔是否会走上新的工作岗位,成为外界关注话题。有部分德国网友认为,默克尔可以接任联合国秘 书长等职位。

今年7月份,默克尔曾向外界透露,自己卸任之后将会给自己留出一段休息的时间,在这期间不会接受任何邀请。 到了9月份,默克尔表示,她知道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但是在过去多年的时间里,她似乎除了政治之外没有任何感兴趣的东西。卸任之后,她更倾向于干些写作、远足等各种较为清闲的事务,也有可能会前往世界各地旅行。

10月份,默克尔再次提及退休生活时称,自己有可能会随心所欲 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从默克尔多次表态来看,离任后默克尔会“赋闲”一段时间。在德国总理位置上干了16年,作为女性的默克尔,势必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卸任后选择休假,也是正常“选择”。

西方国家元首、首脑与我们还是有很大区别,工作和离任后的私人生活判若云泥,后者自由度要大得多。所以默克尔希望过一段“属于自己的日子”,一点也不奇怪。

不过,默克尔是否从此隐退江湖,却很难说。一个对政治充满热情“对其他毫无兴趣”的女性,政治就像她的生命,默克尔会彻底离开政坛吗?

现在有网友直接喊话默克尔,希望她能够去担任联合国秘书长,说明默克尔在德国的影响力还在,德国民众对默克尔还是认可的。

联合国秘书长由联合国大会根据安全理事会的推荐任命,往往被看作联合国的象征。

从人选的产生程序来看,联合国秘书长提名参选的国家必须首先向世界各国通告,然后在安理会讨论并投票之后,名单才被推荐到联合国大会投票决定。

一是联合国秘书长必须得到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一致同意,只要有一个常任理事国反对,即无法通过,也就不可能进入下一个流程。

二是,根据惯例,联合国秘书长原则上要在亚洲、 欧洲、美洲、非洲和大洋洲之间轮流产生。同时,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公民,不得担任秘书长一职,也就是说,中美俄英法五个国家的人,是无法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

这里要说一句,联合国秘书长原则上要在五大洲国家间轮流产生,是中国斗争争取来的。

1981年前,联合国秘书长几乎都是欧洲人。唯一例外是来自缅甸的吴丹,不过吴丹出任联合国秘书长,也是因为前任秘书长突然去世而“临时补缺”。

新一届联合国秘书长换届, 欧美等国都支持已经连续当选两届的欧洲人库尔特·瓦尔德海姆,支持他继续留任。当时,中方与库尔 特·瓦尔德海姆关系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周 总理逝世后联合国降半旗致哀就是瓦尔德海姆提出实施的。

但当时中方为了打破西方国家的垄断,就支持由非洲兄弟国家桑尼亚人萨利姆作为人选。为此,中方还特意与瓦尔德海姆沟通,中方并不是反对他本人,主要是为了打破传统,希望对方能够体谅,瓦尔德海姆也表示理解。

此后中美双方为了新一任联合国秘书长人选,行使否决权。美国支持瓦尔德海姆,中国支持萨利姆。结果安理会投票时,中国连续投出16次否决权。这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

后来,瓦尔德海姆和萨利姆均退出秘书长选举,最后由来自秘鲁的德奎利亚尔脱颖而出,当选秘 书长。由于中国的这次投票表态,也改变了联合国秘书长人选规则,即由每个大洲国家人选轮流坐庄。

默克尔在任时,与五大常任理事国关系都还不错,没有明显冲突和矛盾。因此,她本人如果愿意,参选联合国秘书长的话,在五常这应该没有阻力。

不过回避不了另一个问题,就是五大洲国家联合坐庄的惯例。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是西班牙人,而且古特雷斯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希望寻求连任,中国曾公开表示支持,英国首相约翰逊也曾表示“热烈欢迎”。

默克尔已经67岁,如果古特雷斯明年取得连任,等到下一个任期结束,默克尔已经73 岁了,精力上是个考验。而且前后两任联合国秘书长不可能都由欧洲国家人员担当,即便古特雷斯不连任,也不大可能继续由欧洲国家人选担任,所以不管古特雷斯是否连任,默克尔接任下一任,甚至下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可能性都不大。

不是默克尔个人能力和其他国家是否支持的原因,而是游戏规则约束。待到符合条件由欧洲国家人选可以担任时,估计默克尔都要八九十岁了,更不可能去参选了。所以默克尔接任联合国秘书长,也只能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当然,也许默克尔自己压根就没有接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意愿,而是一心只想安享退休后的晚年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