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急救援队里的“队长兄弟” 坚持志愿服务15年

青海玉树地震、云南鲁甸地震、茂县山体滑坡、河南水灾……近年来,有一个身影频繁出现在全国抢险救援一线,他就是崇州市青年应急救援服务队队长朱福。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第一次见证灾难并参与应急救援的他便在心中埋下了一颗坚定的“种子”;2016年,他发起成立四川省第一支县级市以应急救援为目的的志愿服务队伍,这条路一走就是15年。

2019年8月,崇州市鸡冠山遭受特大暴雨,山里的岩峰村电力、通讯中断成为“孤岛”。河水暴涨,树枝、山泥、石头拥在路上与河道里,朱福带领救援队闻讯而动。

这次救援,最危险的就是穿越山林,由于道路中断,急着寻找失联人员的朱福和队员根本顾不上那么多。经过3个多小时的挺进,救援队终于到达岩峰村,可朱福到了才发现自己身上早已吸满了蚂蟥,在确定群众暂时安全后,他才在队友的帮助下忍着疼痛处理。

朱福说,救援过程中受伤不可避免,“那时根本顾不上危险,只想着能快点救出被困群众,只要他们安全,我受点伤没什么。”

“我跟最后一辆车,你们先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崇州市青年应急救援服务队作为唯一一支参与疫情防控闭环的民间组织,承担起了在机场接送入境旅客隔离的任务。

朱福回忆,那段时间隔离服一穿就是11个小时,不敢多吃饭、不敢多喝水,但在每次接到旅客的时候,他总是选择跟车最后一批乘客返回,“隔离服穿着难受,我想着队友们早点到就能早点脱下来。”

在执行完机场接送任务后,朱福又带领着队员投入到下一个抗疫“战场”。防疫消杀、物资搬运、人员分流……那段时间,他没有放松过一刻,每天早出晚归,离家时孩子还在沉睡,归来时妻子早已入梦。

谈及家人,朱福心存愧疚。作为队长,他不仅在时间上无法经常陪伴家人,经济上也只能在没有任务时做些临工补贴家用。其间,有许多薪资优厚的工作找上朱福但都被他婉言拒绝。“队友们总说我是他们的‘魂’,既然当初选择挑起这份担子,就要一直坚持下去。”

“刚入队时觉得他很‘怪’,一到救援的时候就跟变了个人一样。”队友伍益谈及对朱福的第一印象时说道。每次带队出险朱福总会变得格外严肃,尤其是在发现队员自我安全保护不到位时,一定躲不过他的一顿严厉训斥。

“是我把他们带出去的,那我就有责任将他们平安带回来,一个也不能少。”朱福说。

在生活中,朱福则是队友们的“知心大哥”。采访时一个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每个队员的左胸前都贴着自己的名字,唯独朱福的左胸前空缺着名牌。问及原因,朱福说道:“因为我的名牌前面有‘队长’两个字,大家都是兄弟,我不喜欢总被别人叫队长。”

15年间,朱福从一名应急救援志愿者成长为应急救援服务队队长,队伍也从成立之初的3人成长到现在的500余人。今年,他被推荐为2021年度全国学雷锋志愿服务“四个100”先进典型宣传推广活动最美志愿者候选人。“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坚持下去。”朱福如是说。(记者 杨升涛 摄影 魏麟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