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米拉公寓遇见:建筑大师安东尼高迪

安东尼·高迪,全名安东尼·高迪·克尔内特(Antoni Gaudi i Cornet,1852年6月25日-1926年6月10日),西班牙“加泰隆现代主义”(Catalan Modernisme,属于新艺术运动,与二十世纪初的现代主义并不相同)建筑家,为新艺术运动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安东尼·高迪以独特的建筑艺术称荣,城市几乎所有最具盛名的建筑物都出自他一人之手,被称作巴塞罗那建筑史上最前卫、最疯狂的建筑艺术家。

安东尼.高迪-科尔内特1852年6月25日诞生于离巴塞罗那不远的加泰罗尼亚小城雷乌斯。父亲是一名锅炉工,母亲在家操持家务。他们敦厚善良,是虔诚的教徒,过着简朴、平静甚至有些寂寞的生活。

高迪排行第五,也是老小。应当说,高迪生逢其时——就在他出生前不久,国王刚签署了全面改建巴塞罗那的诏令。工商界的富豪们纷纷斥巨资投入巴塞罗那的改建工程。他们在营造新的建筑时都喜欢别出心裁,争奇斗妍。那时,建筑师的职业十分吃香,人们趋之若鹜。正如多年之后很多男孩子都渴望成为宇航员一样,那时的男孩都想快些长大,造出奇妙的建筑来,以便扬名天下。

高迪也渴望成为建筑师,但如何建造,他的想法与众不同。他不想挖空心思地去“发明”什么,他只想仿效大自然,像大自然那样去建筑点什么。年轻的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只有疯子才会试图去描绘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他的整个身心都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爱,而且可以说,还是疾病帮助他培育起了这份情愫。还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患有风湿病。他不能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只能一人独处,他惟一能做的事就是“静观”。哪怕一只蜗牛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也能静静地观察它一整天的时间。

到了青年时期,他还是那样孤僻内向、不爱交际,所以真说不上有谁特别喜欢他。学习上他属于中不溜儿,只是画图画得特别棒。他最早的作品是替中学生自办的手抄本杂志《滑稽周刊》画一批插图,杂志每期出12份,算是相当多的了。

1870年,安东尼.高迪进入巴塞罗那建筑学校就读。在校的头两年,灾难接踵而至:先是医校刚毕业的大哥不幸去世,接着是母亲病故,再后是姐姐撒手人寰,留下一个幼小的女儿。老父只好带着外孙女搬到巴塞罗那来与儿子同住。高迪不得不一边学习,一边赚钱养家糊口。

还是学生的时候,高迪便参加了巴塞罗那若干“奇观”的建造。名义上他是几位大建筑师的助手,但是交给他设计的几个部分全是他自己独立完成的。

1877年,高迪为一所大学设计礼堂,这也是他的毕业设计。方案出来后,引起很大争议,但最后还是被通过了。建筑学校的校长感叹地说:“真不知道我把毕业证书发给了一位天才还是一个疯子!”

19世纪后叶的西班牙以艺术领域的混乱为特征。这一时期的建筑本身处于一种危机状态,转向重复过去的新古典主义和新浪漫主义的艺术运动;而建筑师们并没有新的技术方法来填补这些风格的空白。不过,打城市不断的发展以及城市化的迫切需求是人们重新进行城市设计规划。以巴塞罗那为例,“帕达”(Pla Cerda)已经为他的发展提供了充分的准备。加泰罗尼亚以命名为“现代主义”的运动打破了折衷不确定性,此运动及时对新的文化和社会气候的反应,又是19世纪最后十年和二十世纪最初二十几年经济、政治和地区发展的产物。在这30年间,加泰兰的资产阶级是全面扩展的动力,他们致力于工业和商业经济的兴盛,对自身有深刻的认识,一直希望有别于西班牙其他地方的资产阶级。他们的理想是建设一个自由、有文化、国际性的加泰罗尼亚。

安东尼·高迪·伊·高内,于1852年6月25日出生于里思。在里思的一所教会学校学习,20年后,1873年倒塌到巴塞罗那大学科学习学习建筑。1878年1月完成学业,1878年3月15日获得毕业证书。还是建筑专业学生的高迪,同其他人一样,已经开始在建筑师工作室工作。例如,约瑟夫·福特埃尔工作室,他协助完成后来在巴塞罗那施工的最伟大的设计之一“帕克·德拉·斯坦德拉”(the parc dela ciutadella)他首次独立完成的作品是为普·德玛工程设计的灯柱以及为姆罗拉·兰尔工程设计的照明系统。两项工程都位于巴塞罗那,项目有马塔罗的工作工人协作完成。在1880-1900年建,包括与他人合作,高迪完成了下列设计:温赛四住宅,古埃尔庄园的门庭,迪尔森学校,保罗·古埃尔工程——无疑是他早期最伟大的成就,此外还有卡维尔住宅和托瑞·比尔斯哥的住宅。高迪只在早期建筑生涯中在加泰罗尼亚以外的地方接受过委托设计:位于卡米拉斯,他与建筑师克里斯托贝尔·卡萨特合作的埃尔·卡普料工程。经历了多次修改的为完成设计,位于阿斯特格的主教教堂;还有位于里昂的公寓大楼——被世人称为“珍藏珠宝”的房子。1883年回到巴塞罗那后,通过建筑师琼·马托里尔的推荐,高迪接受港开始运行的萨格雷达·卡米拉的忏悔教堂,在他事业的这一时刻,高迪开始改变此项工程的设计理念。

随着位于巴塞罗那的米莱尔庄园围墙的设计,尽管这并不是高迪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它开始采用一种新方法。他摈弃了历史风格,而把石质材料的坚硬与完全自由的环状形式结合起来,庄园的外墙顶设计呈波浪形的曲线。然而,古埃尔公园、巴蒂奥住宅、米拉住宅、萨个雷尔·法米拉校舍以及加洛尼亚·古埃尔的地下室,都是高迪第二阶段的重要作品。这一阶段是高迪战士他真正艺术才能的发展时期。当然我们不能忽略萨格雷达·卡米拉忏悔教堂的设计。因为他横跨了高迪全部的建筑生涯,从初期到艺术方向不同的各阶段,但没有结束,因为这一作品一直未完成。第二阶段包含了高迪所有名作。首先,故爱尔公园是在城市环境下规划公园的时间,换句话说,它证明了作者即对不同构造元素的形式与色彩有充分理解,又没有削弱其功能。因而古埃尔公园不仅在形式上壮观,而且是服务设施于使用分布的典范。在这项设计中,高迪策划能够使花园想法受到挫折,因为计划要建成一系列家庭住宅并形成一个小社区的那片土地最终未建。巴蒂奥住宅的设计无疑是对现存建筑深思熟虑后的精美的、富有表现力的重建。高迪改变了巴塞罗那典型的房屋“恩萨克”的外表,使他充满光亮、色彩和表现力。内部也进行了深入的改造,尤其是一层和主层,没有提及的最高两层还增加了阁楼。法米拉住宅标志着高迪进入了富有表现力的自由创作时期。根据帕拉·萨拉的分布要求,这座大楼要建在一个借去拐角处的通道上,高迪巧妙解决了这一问题。这个建筑也许相当于自重挑战行为。设计中,高迪彻底打破了开口、拐角和掩口的设计岳素,配以自然性的装饰;他更紧一部利用阳台顶部的处理,不再使用掩口;建筑物的史料莫管高迪地方及速滑I 一个不同已经的开始。白色磨光史料砌成的巨大阁楼给人的印象是建筑物毫不起眼,而其余的造成波浪形的石料立秋展现他作为房屋的哦国内能,以完全个性化的元素在巨大的白色平台下作为底座,连绵起伏。正如我们上文提到的,这些证体现了对挑战的渴望。至于萨格雷达·法米拉小社,由于面积有闲,地点必须在教堂附近,他只能是一个站实行的工程。实际上为短期使用所建的门庭,又一次让高迪沉醉于对建筑程序的孜孜不倦的渴望中。屋顶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围墙的垂直同英u 屋顶的波浪型头型组成了一种简单的几何概念,房屋就是在此基础上建起来的。

1878年是高迪职业生涯中最为关键的一年。这年,他不仅获得了建筑师的称号,更主要的是结识了欧塞维奥.古埃尔这位后来成为他的保护人和同盟者的朋友。

古埃尔既不介意高迪那落落寡合的性格,也不在意他那乖张古怪的脾气,因为他深信,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建筑学天才。看来,他也已认同了这样一个真理:“正常人往往没有什么才气,而天才却常常像个疯子。”高迪的每一个新奇的构思,在旁人看来都可能是绝对疯狂的想法,但在古埃尔那里总能引起欣喜若狂的反应。由高迪设计和古埃尔出资建筑的古埃尔庄园、墓室、殿堂、公园、宅邸、亭台等,都成了属于西班牙和全世界的建筑艺术杰作。高迪在此中得到的是每个创作者所渴望的东西:充分自由地表现自我,而不必后顾财力之忧。

高迪终生未娶,他与女人似乎是无缘的。他曾经说过:“为避免陷于失望,不应受幻觉的诱惑。”据说,他年轻时曾有过一段罗曼史,但后来那位姑娘另作了选择。她是对的。

除了工作,高迪没有任何别的爱好和需求。在生活上他真显得有点傻气、疯癫。他常年留着大胡子,成天是一副阴沉沉、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除了古埃尔,他没有别的朋友。他只说加泰罗尼亚语,对工人有什么交代就得通过翻译。他只带了两个学生在身边,多一个他都嫌烦。他似乎觉得,只要与这两个学生交往,就能保持他与整个世界的平衡了。

他吃得比工人还简单、随便,有时干脆就忘了吃饭,他的学生只得塞几片面包给他充饥。

他的穿着更是随便,往往三年五年天天穿同一套衣服,衬衫是又脏又破。看着他那副穷酸样子,还真有人拿他当乞丐施舍。

在巴塞罗那帕塞奥.德格拉西亚大街上,坐落着一幢闻名全球的纯粹现代风格的楼房——米拉公寓。老百姓多把它称为“石头房子”。它与高迪的另外两件作品一起,在198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世界文化遗产。

佩雷.米拉是个富翁,他和妻子参观了巴特略公寓后羡慕不已,决定造一座更加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米拉找到了红极一时的青年建筑师高迪,请他来设计、建造,并答应给他充分的创作和行动自由。不过事后他才发觉,他的这一允诺是有欠考虑的。

工程热火朝天地展开了。米拉却在工地上忧心如焚地打转转,因为他心里有许多问题百思而不得其解:为什么工程已开工却不见图纸?为什么没有预算?为什么没有设计方案?如此等等。高迪默不作声——语言不是他表达意见惟一的和最好的方式。不过,终于有一天,他沉不住气了,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揉得皱巴巴的纸片,冲着米拉说:“这就是我的公寓设计方案!”

可怜的米拉时而抓住自己的钱包,时而又揪住自己的胸口,高迪却若无其事似地微笑着。他显得挺得意地搓着双手,对米拉说:“这房子的奇特造型将与巴塞罗那四周千姿百态的群山相呼应。”

米拉公寓的屋顶高低错落,墙面凹凸不平,到处可见蜿蜒起伏的曲线,整座大楼宛如波涛汹涌的海面,富于动感。高迪还在米拉公寓房顶上造了一些奇形怪状的突出物,有的像披上全副盔甲的军士,有的像神话中的怪兽,有的像教堂的大钟。其实,这是特殊形式的烟囱和通风管道。后来它们与古埃尔公园和圣家族大教堂一样,也成了巴塞罗那的象征。

总之,米拉公寓里里外外都显得非常怪异,甚至有些荒诞不经。但高迪却认为,这是他建造的最好的房子,因为他认为,那是“用自然主义手法在建筑上体现浪漫主义和反传统精神最有说服力的作品”。

高迪是一个梦想家又是一个建筑家,他的作品在建筑界是一个奇迹,无论从艺术审美的角度还是从文化价值的角度,高迪都是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文章来源:后时代(原标题:安东尼.高迪Antoni Gaudi西班牙建筑大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