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无法实现的“美国梦”

对美国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的居民来说,发现偷渡客的尸体不是什么令人震惊的事。

在圣安东尼奥最南端,两条高速公路连接着这座城市与边陲,250公里外就是美墨边境,人口走私者将这里当作主要过境路线年,圣安东尼奥附近一辆闷热的货车里出现了19具偷渡客的尸体。2017年,当地一家沃尔玛超市外,人们在一辆拖车里找到了10具偷渡客的尸体。

今年6月27日晚,值夜班的木材场保安爱德华·雷纳听说,又有尸体被发现。他并不惊讶。记不清有多少次,他目睹偷渡客从火车上跳下。“迟早会有人受伤。带他们过来的(人口走私)团伙不关心他们的安危。”他说。

当天下午6点左右,接到报警的紧急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我们没想到,打开车门后,成堆的尸体出现在眼前。”圣安东尼奥消防队队长查尔斯·胡德说,这辆停在铁轨附近的货车,车里没开空调,也没有饮用水。

45岁的司机霍梅罗·萨莫拉诺当时就躲在灌木丛中。英国广播公司(BBC)称,警察找到他时,他“试图假装成幸存的偷渡客,蒙混过去”。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第二名嫌疑人、28岁的克里斯蒂安·马丁内斯也已被捕。美国联邦检察官表示,萨莫拉诺的手机上显示,这两人一直在就偷渡计划沟通、合谋。

这个夏季,极端高温袭击了圣安东尼奥。德国“德国之声”电台援引美国国家气象局的数据称,得州中南部大部分地区记录了有史以来最热的5月;6月,圣安东尼奥地区连续17天气温不低于37.8摄氏度。

6月27日,气温高达39.4摄氏度。在73名偷渡客藏身的货车内,温度逐渐上升到65.6摄氏度,人们在中暑和脱水中痛苦地失去意识,其中53人死亡。警方说,那些“还在喘气”的幸存者的身体“很烫”。

英国《每日邮报》7月3日报道称,司机萨莫拉诺表示,他没意识到车上的空调“不工作了”。萨莫拉诺与马丁内斯被控走私并致使非法移民死亡,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或死刑;此外,还有两名涉案者被捕。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近两年全球偷渡人数有所下降。随着各国逐步解除防疫限制,一些人重新踏上危险的偷渡之旅。BBC援引专家的警告说,偷渡猖獗导致多国收紧入境限制,这使得偷渡客面临更大的死亡威胁,比如躲藏在车辆里,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人口走私者手中。

“犯罪组织……不考虑他们的安全。”美国国土安全部圣安东尼奥代理主管克雷格·拉拉比告诉CNN,“他们被当成商品,而不是人。”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发言人萨法·姆塞利表示,在通往美国的偷渡路线上,近期发生了“大量死亡事件”。

进入美国要冒生命危险,但被送回老家很容易。2003年,迭戈·米格尔·马里亚因为跟女友大吵一架,在警察局留下了“案底”。2016年,在一次车辆检查中,警方发现了这个不良记录,将他遣返回墨西哥。

马里亚告诉“德国之声”,从墨西哥政府得到一份资助后,他和5个同样被遣返的人创办了名叫“遣散人员”的公司。他们贩售的T恤衫和包上印着这样的口号:“特朗普和他的墙”“特朗普必须下台,高墙要拆”。

这家小公司赚不了大钱,也不会牵扯马里亚太多的精力,他有时间在机场当义工,接待被遣返的人。毕竟,这不是舒适的旅程。

非法移民从美国的遣返中心出发,登机时戴着手铐,要等到飞机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机场落地20分钟前才能摘下。在被遣返的路上,许多在美国长大的人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接下来的日子住在哪里?财产能保住吗?人生地不熟,该怎么办?

桑托万举目无亲,下飞机后被教会为他联系的一名75岁的老太太接回家。“我借住了两周,帮她粉刷了房子。”桑托万告诉“德国之声”。

乔治·尼诺18岁那年找工作时才知道自己是“黑户”,没有社保号码。他在襁褓中被父母带到美国。5个月前,他被遣返,结束了在美国34年的生活,留下了4个孩子。现在,孩子们跟着母亲住在加利福尼亚。

4月10日,27岁的玛丽亚·赫雷拉被遣返。申请延长“梦想者”签证(“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发给儿童的签证)期间,赫雷拉出了车祸。被关在拘留所的两个月里,她患上了抑郁症。延长签证的申请没能获批,3岁就离开墨西哥的赫雷拉回到了“陌生的祖国”。

赫雷拉和尼诺因为帮助人们适应在墨西哥生活的非政府组织而相识,相似的经历与同样的手足无措让他们成了伴侣,他们试着让生活重新开始。

马里亚仍然思念在美国的儿子。他说,帮助与自己有同样遭遇的人,能带给他一丝安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