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见证改革开放40周年·电力】“晋电外送”科技驾驭智能电网

发布时间:2019-11-17 09:08 编辑:西极电力网

1977年,高中元20岁,部队退伍;1990年,张庆静20岁,从临汾电校毕业;2004年,李永健20岁,从山西大学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毕业,此后的他们都成为太原电网的输电专工。20多岁的他们青春正好,风华正茂,在山西输电行业开始挥洒着血汗和激情。

从“自给自足”到“晋电外送”,从“用上电”到“用好电”,40年来,他们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见证和经历着山西电网的变迁——电网规模不断壮大,联网范围不断扩大,电网电压等级不断提升,电网技术不断更新,供电质量不断提高。

时间回溯到1978年,新中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改革开放席卷整个中国大地。这一年,高中元刚刚投身电网建设工作,这一干就是40年。

高中元回忆,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电网主要以相对孤立的省级电网、城市电网为主,省份之间的联系很少,并且很多地区没有电网覆盖。当时的太原还是独立电网,以10千伏的低压线路为主,变电站也很少,几乎没有220千伏的高压。薄弱的电网建设也导致当时用电紧张,停电情况较多。“那时还是计划用电,企业都错峰用电,有的周三休息,有的周四休息。”上世纪90年代,大同电厂、娘子关电厂、霍县电厂以及榆次变电站与太原联网,电网资源配置能力逐渐增强。

作为一名输电专工,高中元那时的工作很“杂”,大到平时的巡视检修线路、安装维修设备,小到用户的灯管坏了、线路老化、家用电器出现故障。过年过节和旅游旺季更是电工忙碌的时候,几乎每天要对辖区线路、设备进行“地毯式”巡查和消缺,24小时处于待命状态。70年代的太原城还到处是木头电线杆,很容易腐化,所以通过“打帮桩”加固电线杆也是当时高中元的日常工作。“80年代起,水泥电线杆逐渐多了起来,90年代之后,很多高压线路用上了更安全方便的铁塔,取代了水泥电线杆。”高中元说。

让他最难忘的是刚工作后那艰辛的10年。冬天穿一件黑棉大衣,坐在大卡车后面,去大山里检修、迁改线路,寒风刺骨,从早到晚,吃点干粮,高空作业。一天下来,双手又痒又疼,人又累又饿直发晕。

1979年,结合我国能源资源禀赋与用电负荷中心逆向分布的国情,国家先后明确了电力工业发展要走联网道路,要走“西电东送”道路。40年来,中国电网电压等级不断提升,从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电网最高电压等级为330千伏,到2009年,国内首条特高压示范工程——湖北荆门至山西长治的交流1000千伏特高压输电线路正式投运。

山西电网建设规模逐渐壮大,送电结构不断优化,输电线路等级从10千伏到220千伏以上高压线路,青年时期的张庆静见证了这一切,但也尝尽了运检线路的艰辛。

每年线路“春检”时期,张庆静最“犯愁”。在没有路的大山深处,他和检修队员要跋山涉水四个多小时,爬到铁塔区,在几十米高的导线上,扶着烫手的湿抹布和绝缘子,清扫绝缘子上的污垢。绝缘子是一种特殊的绝缘控件,但在潮湿天气,脏污的绝缘子易发生闪络放电,所以必须清扫干净,恢复原有绝缘水平。

越是刮风下雨、电闪雷鸣的时候,也是张庆静最忙最累的时候。张庆静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因下大雪,太原到忻州的一趟高压线发生跳闸,他去抢修。铁塔上结满了雪霜,上三步往下滑一步,高压线上都是冰,刺骨的寒风打在站在高空的张庆静身上,那叫一个冷啊,,而他一干就是一晚上。

不过,随着我国特高压输电项目的加快实施,西电东送工程进一步展开,弯曲强度高、自洁耐污性能更好的硅橡胶复合绝缘子逐渐取代了传统绝缘子。张庆静“春检”的强度极大减轻。与此同时,山西电网建设规模发展迅速。去年4月,平鲁-雁同两回500千伏线路启动带电,山西电网500千伏“三纵四横”主网架正式建成运行。而根据规划,2014年-2017年,山西投产特高压工程共 “四交五直”9个项目。

截至去年8月,新建的特高压交流1000千伏洪善变电站、1000千伏北岳变电站、特高压直流800千伏雁门关换流站已经全部竣工投运,成为2009年特高压1000千伏长治变电站投运之后晋电外送的新地标。

相比高中元、张庆静,2009年从山西大学毕业的李永健进入太原电网的9年中,感受最为明显的是电力科技的魅力。

面对我国高电压、大容量、远距离、低损耗大电网的逐步形成,山西电网突出科技创新,积极促进电网技术从单一技术突破向集成技术创新的大转变,进一步提升驾驭大电网安全稳定运行的能力,进一步提升电网形态从传统电网向高效、经济、清洁、互动的现代电网升级和跨越的科技支撑力。这其中,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成为电网科技的 “弄潮儿”,80后的李永健更是其中的参与者、先行者。

他从线路运检工到技术员,再到技改大修专工,无论在什么岗位,他不断践行创新理念,荣获多类创新大奖。2011年至2016年,他先后七次参加技能竞赛,以安全距离为核心研究带电作业技术,改进工具性能,被授予三晋技术能手,多次帮助团队获得第一。

特别是他负责研制的铁塔地脚螺栓保护器,更是获得国网公司职工创新三等奖,该项成果在采空区铁塔施工中被推广使用,为单位创造经济价值超过120万元;带头完成《缩短故障点查找时间》和《输电线路防外破手册》两项课题,获中电联QC成果一等奖,且均被纳入运检室的日常管理办法,缩短停电时间累积已达215个小时。作为输电创新工作室成员,他对带电作业技术和防外破技术深入研究,获得一项发明专利和三项实用新型专利。在李永健看来,老输电工师傅的“工匠”精神需要传承,但作为青年人,更要大胆思考,善于钻研,不断创新。

数据显示,2017年,山西全省完成外送电量774.91亿千瓦时,同比增加电量61.91亿千瓦时,同比增加8.63%。目前电力装机容量已超8000万千瓦,其中外送电能力在3800万千瓦左右;特别是去年6月,由国家电网投资162亿元建设的800千伏雁淮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投入运行,山西首次通过雁淮直流通道开展了外送江苏交易,全年成交电量96.3亿千瓦时,占到该公司全年外送电量的近三成。

TAG: 广东海门 彭子威 阳江核电站 中国 巴西 变电检修 电力运行规程 安全月 kv220t 交电费网站 米柚 定岗正二 绍兴电力局 安全事故反思 电力 智能电网 培训发票 电能替代 61850标准 丰台电视台 葛洲坝重组

上一篇:股改截止时间将至_东极电力网 下一篇:涪陵电力:节能环保产业拥有广阔发展空间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